发表时间:2018-09-03 18:16:51

不让座不开车与“道德绑架”

         1.事件还原:抱婴女子上公交无人让座司机停车7分钟
   20日,常州一抱小孩女子上公交,司机呼吁乘客给她让个座,无人作答。有人说没人让座车就不开了,司机同意了,把车停在路旁,等人让座。结果一直没人让座,足足停了7分多钟后,才有一位着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让座,当时红色的“爱心座位”上坐着的全是学生。  

        2.支持观点:万一摔了小孩就麻烦了 为司机不开车叫好
     非要等到司机发飙不开车,才有人起身让座,是司机好样呢?还是乘客太冷漠呢?
“司机停车等让座”一事不少网友觉得很赞,有网友就说,女子抱着孩子本来手臂就很吃力了,一只手还要抓住公交车的扶手,实在是太危险了。
“看到抱小孩的上车,稍微有点儿社会公德的人都知道让座。”“出事了,乘客肯定不会倒霉!最后还是怪罪司机!”停个车为让座争执下,闹闹脾气是“小事”,但是如果抱孩子跌倒了,孩子摔坏那就事情闹大了!
“老弱病残专用座位看看有几个是真正的老弱病残吧,估计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个红色的座位是什么意思!”有网友觉得,学生不让座或许还情有可原,但是霸占着“爱心专座”不让,只能说明素质太低。司机这样做,没错!
“这本就是人必须拥有的最基本的道德观之一,如果说是道德绑架,那你就没有道德。司机做的对!”
“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继续坚持‘不让座不开车’,遇到坚持,再遇到再坚持,直到这种坚持被固化下来,逐渐就养成主动让座的习惯。这不叫道德绑架,而应该叫道德培养。”

       3.反对观点:霸“爱心专座”固然不好“道德绑架”亦不可取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让不让座是私人的事情,让座的人不一定就高尚,不让座的人不见得低劣。”他认为,从帖子上来看,孩子确实霸占了“爱心专座”,瞧见有抱小孩的不让座确实不大好,乘客和司机完全可通过正确地方式,耐心地说服教育,使其明白“专座”的含义。但是因为不让座,司机就停车“逼”着让座,这种“道德绑架”的方式也不可取。
公交车上,司机经常会按下提示音,提示给老、弱、病、残、孕及抱小孩的乘客让座,可能会有人装沉默。但需要别人帮助的乘客自己主动大方地向坐着的人提出请求,相信这种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人好意思装沉默,坐着的人倘若真有不便,也可以说出来!“互相尊重更可贵!”
还有网友表示严重反对:“让座这种事司机最多做到提醒就行啦,以不开车要求他人让座显然不妥。主动让座得到的是赞美,坐的人舒服,让的人舒畅。用道德绑架和精神胁迫这种方式得来的座位,让的人心不甘情不愿还要受到别人的白眼,坐的人也未必舒服,如此让座的意义在哪里?”(以上均据扬子晚报)

       4.解读:司机“不开车”难解“不让座”道德困境 
    时下,乘客为争座,或恶语相向,或大打出手,这种违反公共道德的闹剧,在各地公交车和地铁上频频上演。暴力争座事件频发,除了城市公共交通资源缺乏之外,也与一些市民让座的公德意识缺失有关。再者,当今商品经济社会,人际关系的隔膜与泛物质化,也是诱因之一。特别是,老龄社会来袭,加剧了老年人的利益焦虑和心态变异。然而,公交车是个公共场所,其座位当属公共资源,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在照顾老弱病残孕等人群的基础上,一般讲究的是先来后到、顺位而坐,这是需要大家共同遵守的基本规则。
问题是,必须给老弱病残孕等特殊人群让座,并非是法律规定,而仅是社会公德的一种价值取向。因此,让不让座,全凭个人道德自觉,外力不好过多干涉。而现实情况却是,年幼者给年老者让座,是应尽的职责和义务;而年老者给年幼者让座,违反了常规和伦理,甚至是一种道德的“错位”。殊不知,“尊老”与“爱幼”是相辅相成的对应关系,只有两者之间进行“良性互动”,尊老爱幼才显得完整,才会迸发出道德的光辉和人性的光芒。
从某种程度上讲,发生在公交车上的“让座风波”,实际上是广大市民、特别是老弱病残孕等人群,对公交部门实施人文关怀的呼唤与诉求。公交人文关怀,首先体现在公交车的座位设置上。因此,与其司机不开车“逼让座”,不如在公交车上给老弱病残孕等社会特殊群体设置公益专座。特别是,在公交车上设置专座的同时,我们的司乘人员还要做好现场服务。如对乘客就座进行疏导,对占座、特别是抢占专座的行为进行劝导,将矛盾和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保证乘客文明乘车,社会特殊群体安全、舒适的乘车。(据齐鲁网)

        5.结语:解决让座问题不能寄望于"道德绑架" 
让与不让的故事,每日在全国各地的公交车上演着。让座是个老话题,它总是容易跟社会道德交织在一起被讨论,其实让座是个人德行修养问题。让座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义务,但毫无疑问是一种美德的体现。 
诚然,个人没有义务一定要给其他人让座,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法规要求公民必须让座。每个乘客买票上车,就优先拥有使用座位的权利。况且,现实中也难界定谁更需要这个座位。比如,有些时候某些人看上去年轻且身强力壮,但是也偶尔会赶上身体不适的情况,也许这个时候他们就更需要使用座位,即便是坐在“老幼病残孕”的专座上,按理说也不能就是一刀切的谴责。所以,衡量谁更应该坐很难有量化指标的考量。于是,应该让座,更多时候是需要个人谦让做出的一种“牺牲”。用谦让去实现社会美德,去传递礼让人人的美好社会价值观。 
       主动让座理当大力提倡、积极促进和鼓励,但强制实现也不值得提倡,弄不好可能还会加剧社会矛盾,进一步冷漠人际关系。就如许多网友说的一样,要不要让座是不能被“暴力”胁迫的,因为谦让的美德通过合理引导,去感染更多人,才能使得正能量得到有效扩散。“暴力的理性在于它对某个短期目标的合理追求,但暴力并不是这个目标之所以合理的理由。暴力也不会提升人们对这一目标的认同。”这是德国思想家阿伦特在《论暴力》一书中的论述,也就是说,暴力解决不了让座问题,更不会让“必须让座”这一诉求得到所有人的认同。道德层面有义务而没有权利,道德义务也不通过强制来实现,而是要靠自觉性、修养和觉悟来完成。
 

中国伦理学会主办 道德中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24796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