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8-08-25 15:23:00

李书福:全球化下的企业道德

        [提要]  人们喜欢以笑声回报李书福的出场。李书福的答案就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以“兄弟”般的情谊,兄弟般的“敬”与“恭”,以开放、包容、相互尊敬的态度,来面对这个关乎整个人类未来的大问题。
  人们喜欢以笑声回报李书福的出场。这笑声是善意的,至少最近一次是这样。
  10月25日,首届世界浙商大会下午场的论坛上,当李书福与邱继宝作为嘉宾被邀请上台接受主持人董倩的访谈时,李书福张口就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惹得下面的观众大笑;李书福说“老的经济学理论已经报废了,没有用了,”观众们依然在笑;当李书福说“人嘛,要关心人的问题。”他还一本正经地声称“这不是开玩笑的,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时,观众们又是报以一阵大笑。
 
  李书福是严肃的,虽然他说话时的表情并不那么严肃。但在这种即便是善意的笑声中,李书福也无法不感到寂寞。主持人的思路与李书福对不上路,一直要把他对人类整体未来的思考拉回到当下单个企业经营的话题上来;另一个嘉宾,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与李书福也对不上路,周其仁说:“李书福说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书福做了什么。”这话或许没错,但李书福心里一定会嘀咕:“我说的与我做的一样重要!如果我说的不重要,干吗让我来说?!”
 
  李书福寂寞的原因正在于:当绝大多数人还在旧有的世界和旧有的思维中运转时,他却已经站在一个新的世界上思考问题了。这是一种崭新的语言和思维,所以,董倩听不懂。她问周其仁:“你听懂了吗?”
 
  其实周其仁还是很懂李书福的,他知道李的语言系统中的一个关键词:全球化。
 
  四海之内皆兄弟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句出自《论语・颜渊》的格言,是李书福收购沃尔沃之后力图融入世界的一把钥匙。早在去年12月初的中国企业家高峰论坛上,他就以这句话表达过“从灵魂深处寻找人性的光辉,锻造人性的诚善”以及“伟大来自真切的人性”的信念。
 
  很可惜,主持人董倩根本没有耐心听这句话的下半句。当李书福说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时,她就很骄傲地打断了他:“既然这样,还奋斗什么啊?”一句充满智慧的格言,就这样被主持人错误地理解成了八字与五行的算命术。
 
  事实上,“兄弟”一词的含义,最初被李书福所用,是用以指称吉利与沃尔沃的关系的。吉利收购沃尔沃之后,面对外界“吉利能否消化沃尔沃”的疑问,李书福在不同场合多次表明:吉利与沃尔沃不是父子关系,而是兄弟关系。沃尔沃不需要吉利消化,沃尔沃自己有足够的生存与发展能力。
 
  “与其说福特与吉利就沃尔沃公司这笔交易是一个买卖的话,毋宁说这是一次友好的合作,是一个公平、透明、依法、多赢的友好合作项目。”李书福为吉利收购沃尔沃这样定性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场交易涉及到太平洋两岸及整个欧洲大陆,经过全球几十个国家的反垄断调查和中国政府的严格审批,完全是依法、公平、透明的过程。”
 
  在李书福看来,世界正在发生着一场巨大的变革,人类新技术革命与新文化理念正在推动着这场变革的加速发展。特别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这个巨大的经济体直接冲向国际市场,使得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格局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已经无法解释当前人类所面临的经济发展问题,而新的经济学理论还没有建立起来。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
 
  李书福的答案就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以“兄弟”般的情谊,兄弟般的“敬”与“恭”,以开放、包容、相互尊敬的态度,来面对这个关乎整个人类未来的大问题。
 
  “中国已经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如何认识这个崭新的世界,这是企业生存与发展的根本问题。”李书福说,只有从全球甚至整个宇宙出发来考虑人类未来发展的问题,企业的发展才会找到真正的支撑点。“停留在一个地球上的思维是局限而狭隘的,不利于地球人之间的团结与合作。人类共享一个宇宙,每个人可以分享无数个星球,最终将是人类发展的根本出路。”
 
  去年10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第八届亚欧首脑会议上,李书福这样描绘自己的理想。
 
  新哲学理念
 
  所有真正伟大的企业家,都会有自己的哲学系统。比如稻盛和夫,比如松下幸之助。在中国的教父级企业家中如张瑞敏、柳传志、任正非等,也在试图建立自己的企业哲学。李书福同样也不例外,“道德战”就是他哲学系统中的重要一环。
 
  2007年5月,吉利战略转型后,李书福提出,要在确保价格优势的前提下不打价格战,而是要打技术战、质量战、服务战、品牌战、企业道德战,尤其是企业道德战更为重要。企业的持续成功,首先是道德层面的成功,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企业一定能够持续发展。“企业与人是一样的,品德与人格是生存与发展的重要保障。”李书福说。
 
  李书福的“企业道德战”的提出,是他与过去决裂、吉利转型升级的产物。李书福以造“便宜的车”起家,但在转型后,却铁下心肠要更换吉利的血统,造全世界“最安全、最环保、最节能的好车”;甚至为此自断后路,把台州临海基地的生产线和厂房全部推倒重建。
 
  “造汽车要做到便宜不难,但便宜的结果是人坐在汽车里会闻到臭味,长期闻下去,这个臭味会进入血液、大脑,人会中毒。”李书福说,马路上跑的很多汽车,符合了国家标准,但并不是绿色环保的。“吉利的标准比国家标准要高”,吉利“最环保”的标准,是要在汽车材料、零部件、制造过程、油耗排放等全流程都做到“最环保”。吉利用水溶性涂料取代了有机溶剂涂料,在涂装环节做到了对环境的“零污染”。“即使成本高一点,我们也要用这样的技术,因为我们已经感到了这个世界在发生变化。”
 
  对李书福来说,“企业道德”的最高表现,是促进人类的进步。他列举了令人头疼的堵车问题、尾气排放对人的伤害,以及交通事故夺去无数人的生命:“汽车产业发展的方向,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解决这些问题,才能为人类进步提供帮助。”李书福判断说:“世界汽车工业的发展方向,也是根本出路,就是‘零排放、零伤亡’,并且要力图实现对环境有所帮助。”
 
  这就是李书福具有普世性的价值观。他坚信,没有一种符合人类未来的普世价值观,就无法融入新的世界。这也正是近年来,李书福在公共场合的演讲令人觉得“玄而又玄”的原因。
 
  建立起这种普世价值观的李书福,也在重新思考全球化企业的意义。他认为全球化企业的最大特点就是对全球负责任:“没有说对方败了,另一方就赢了;对方败了,对赢的一方也是致命的打击。只有对方赢了,自己才能赢,一定是双赢、多赢。只有大家都高兴了,我才能高兴,否则我就高兴不了,一天到晚烦恼。”

中国伦理学会主办 道德中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24796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