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10-66707346    信箱:ddzg@cn-e.cn    微信公众号:ddzgorg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港澳台|
用户名 密码
   道德观察员申请   道德中国网通讯员申请
检索:
当前位置:主页 > 观察 > 评论 >

评论

倡导“见义智为”让见义勇为更完美

2015-11-17 13:38 点击:
  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版《武汉市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护条例》,其中一大亮点是,将原版本中“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的表述剔除,而是倡导“见义智为”,呼唤有勇,更赞赏有谋。(11月15日《中国青年报》)
  见义勇为,是中华传统美德,自古而今,我们都视之如辰星,仰之弥高、思之深远。在见义勇为的表现中,往往有不假思索、不顾个人安危之意,这种无私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也正是深深打动人们心灵的力量所在,我们当然应为之赞扬与敬仰。但是,这并非说,见义勇为,就不能考虑到要摒弃见义“莽”为——鲁莽行事,或许会带来更多不测的严后果,这也非人们之所乐见。因此,见义“智”为声音的发出,以及最终形诸于法规之中,这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征。
  因“见义勇为”精神之伟大、传承之悠远,似乎对其有所限定的稍稍改动,总会牵动人心,或者引发争论,人们似乎对其有“投鼠忌器”之感了。事实上,1988年时,闻名全国的“英雄少年”赖宁,他因参与扑救山林大火,牺牲了14岁的宝贵生命,让国人为之感动与景仰。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赖宁牺牲的当年,教育部就曾明确地提出,严禁组织未成年人参与救灾,同时也不提倡未成年人救人。而到了2007年,教育部又出台文件,要求未成年人懂得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见义勇为。今年,教育部出台新版《中小学生守则》,也删去了以前守则中的“见义勇为,敢于斗争”等表述。这一变化过程,也正是我们对“见义勇为”理念与精神理解进步的历程。
  见义勇为,显然与“自我保护”绝非天然对立。我们无论提倡何种精神与理念,显然都要从中平衡精神人性的多样性,也应在日常生活中有着利与弊的思索与考量,对其得失多寡,也并非不能于平日作些比较。也就是说,或许,在见义勇为那一刻,英雄们并不会考虑过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平时的理念提倡、规定的明确与倡导上,多一些对见义勇为前提的提醒,那就是见义勇为并不排斥“自我保护”之前提。
  见义勇为的所谓前提,其实是提倡人们有做好自我保护的预判,能够依据自身条件行事,不作无谓牺牲,这也绝非是让人们放弃见义勇为的思想,它反而更是对“见义勇为理念”的一种反向保护与提升。见义勇为之“勇”,并非与匹夫莽撞之勇划等号,相反,能够见义“智”为、见义“巧”为,也同样能达到“为”之目的与效果,且会做得更好、更完满,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如此,既能让见义勇为精神得以发扬光大,又能达到可能带来损失的最小化——一正一反之间,更能让见义勇为精神效应达到最大化。
  特别是针对未成年人的青少年,其身心条件尚不比成年人,因此,我们更应以法规的“白纸黑字”,明白无误地鼓励青少年见义“智”为、见义“巧”为。不让青少年因见义勇为,而做一些力不所及、智不能达的“超人行动”,以避免青少年自身的伤亡等损失,相信这也是所有崇尚见义勇为精神者应有的责任与共识。(木目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