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10-66707346    信箱:ddzg@cn-e.cn    微信公众号:ddzgorg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港澳台|
用户名 密码
   道德观察员申请   道德中国网通讯员申请
检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典范 > 道德中国人 >

道德中国人

并蒂莲花 暗香盈世:甘祖昌将军和夫人龚全珍的

2017-08-04 09:32 点击:

    新华社南昌8月2日电(记者曾涛 陈曦清明时节的江西莲花玉壶山,白雾弥漫,气温微凉。

  甘祖昌老将军的墓前,一位头发花白的古稀老人,颤抖着身体,刻满褶皱的脸庞上,淌下两行泪。

在江西莲花县玉壶山,龚全珍老人为甘祖昌将军扫墓(4月1日摄)。新华社发

  老人叫龚全珍,曾陪伴甘祖昌老将军走过33载人生路。如今,这对革命伉俪已天人相隔31年。

  泪水里,写满了怀念与哀思,写满了风雨和故事……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起点。

  他,1905年出生在赣西边陲一个叫沿背的小山村。上了一年半的私塾后,他不得不辍学回家,放牛、打草,挑着担子来回走几十里山路,挣几毛钱脚力费维持全家生计。

  她,1923年出生在山东烟台一个唤作平安里的巷弄。争气的她顺利初中毕业,并考上了市立女中上高中。

  这是两份不约而同的革命情怀。

  他参加农民协会,在1927年8月入了党。化名李伟民的特派员方志敏1927年来到莲花,召开群众大会,更加点燃了他心中的革命之火。

  在县里当交通员、土改委员会主任、独立团军需处长,跟随红军参加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从井冈山下的乡村起步,他的革命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到达了地处西北的新疆军区。

  她瞒着母亲辍学,在19岁的时候剪短头发参加革命,成为了一名流亡学生。

  一路流亡抵达陕西,1945年,抗日战争终于取得胜利,她也被西北大学教育系录取。新中国成立那一年,大学毕业的她参了军、入了党,响应号召来到边疆,在新疆军区八一子弟学校当了一名老师。

  这是两位相互依偎的同志伴侣。

  一位是新疆军区后勤部长的甘祖昌,一位是八一子弟学校的老师龚全珍。从赣西农村到胶东半岛再到天山脚下,两条相隔千里的生命轨迹,竟然神奇地交织在了一起。

  1953年,两位饱受战火和岁月磨难的战友,以革命为媒,终于成为了将相守一生的同志伴侣。

龚全珍、甘祖昌夫妇(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天有不测风云。1951年,甘祖昌乘坐的吉普车从一座被敌特分子锯断的木桥上栽下,他的上唇裂成三瓣,下巴脱落。

  彼时,他落下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脑部内还留存着大块的淤血。只要稍微一用脑,甘祖昌就会头晕头痛,甚至昏倒。

  眼看着没法再在领导岗位上工作,甘祖昌给组织写了申请,请求回江西农村。

  申请交了两次,组织最终同意了。

  作为妻子的龚全珍,虽然心中有疑问、有犹豫,但依然选择跟着丈夫回到江西莲花的小山村。

  将军当农民?!这件事情在各方引起了轰动。

甘祖昌将军(前)参加生产劳动(资料图片)。新华社 发

  没有作任何解释,甘祖昌于1957年8月,带着全家大小12人回到了阔别30多年的沿背村。

  “甘将军真的当农民了。”村民们每天见到的甘祖昌,光着脚丫子,身穿粗布衣,腰系白汗巾,手拿旱烟杆,一副典型的老农形象。大家亲切地称他为“祖昌兄弟”“祖昌伯伯”。

  从将军到农民,对甘祖昌来说,是身份和心灵的回归。

  当年,他为了解放劳苦大众,告别母亲和家乡,走上革命道路。长征路上,同村战友约好,革命成功后,一起回家搞建设,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

  如今,革命取得成功,几名乡友只剩他一人。曾经相约的誓言让心中的乡愁越酿越浓,那颗思乡的赤子之心不停地在胸膛跳动——他终于回到魂牵梦绕的家乡,闻到了那熟悉的泥土味。

  怀揣着宏伟抱负,甘祖昌开始在家乡大展身手。

甘祖昌将军(右一)在地头和农民们聊天(资料图片)。新华社发

  他亲自下田,用双手一抔一抔捞烂泥,带领乡亲们把200多亩冬水田改造成了良田;他跟工友吃住在工地,和年轻人一起挑水泥、运材料,修建起了江山陂;面对荒山,他动员大家撒石灰、盐巴,烧茅草、烟叶秆,再堆上烟囱里的黑灰,出工钱、出材料,改变土壤酸碱性,把“光头山”变成了丰收岭……

  修水陂、建桥梁、办企业……半个世纪过去,甘祖昌当年留下的一项项利民工程仍然在发挥着重要作用。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村民们常常回忆道:“当年我们沿背村就是莲花县的‘华西村’。”

  让村民们慢慢地富裕起来——甘祖昌的理想得以成为现实,这位农民将军,在服务农民中,实现了人生最大的价值。

龚全珍老人和江西萍乡市莲花县的孩子们在一起(2013年5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

  对于龚全珍来说,她无法在农业上帮到丈夫,但通过教书育人的方式,和丈夫一样实现了为乡亲服务的愿望。

  在学校里,面对山村里的孩子,龚全珍是既当老师,又当妈妈;既要教他们读书,还要带他们劳动。

  几十年下来,龚全珍早就记不清,她劝回过多少辍学的孩子,又为多少学生交了学费。

  1986年,甘祖昌老将军永远地离开了。弥留之际,他交待老伴:“领了工资,买了化肥农药,送给……贫困户……支援农业建设……”

  除了这句遗言,甘祖昌并没有给家人留下什么,他几乎所有的钱,都用在了农村建设上。

  龚全珍深深地知道,农村有丈夫未竟的事业:“老伴,你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还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我的征程。”

  她成立“龚全珍工作室”,带着整理的资料,到社区、部队、学校,言传身教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谁家有人生病看不起、谁家孩子大学缺学费,她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一家一家把慰问金送到人家手中。孤寡老人过冬缺衣少服她会记得,留守儿童缺乏关爱她会关心。

  生命不息,奉献不止。前行的道路上,龚全珍一直把丈夫当作榜样。站在墓前,龚全珍喃喃自语:“祖昌,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教诲,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