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10-66707346    信箱:ddzg@cn-e.cn    微信公众号:ddzgorg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宁夏   |青海   |新疆   |内蒙古 |黑龙江 |港澳台|
用户名 密码
   道德观察员申请   道德中国网通讯员申请
检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典范 > 道德中国人 >

道德中国人

杜长胜:七旬老人替子还债

2015-10-22 12:17 点击:
  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诚信”二字,这之中包含了多少艰难苦涩。“人得要有诚信”,老人的话句句砸在心窝上!强忍失去儿子儿媳的悲痛,独自扛起巨额债务,为的是履行自己一生做人的承诺!面对这位老人,我们肃然起敬!
 
1.儿子留下的账,我老头子都认
  杜常胜是土生土长的徐州市睢宁县梁集镇梁集村乔庄组人,干了一辈子的加工挂面生意,因为为人诚信,生意一直做的不错。“做人要有诚信”是老杜一辈子的生意经,诚信经营,童叟无欺,从不坑蒙拐骗、从不躲账赖账,在当地口碑很好,提起他,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夸一句“诚信”、“硬气”!就是这么一位一辈子信守诚信的人,在古稀之年因一场车祸,再次被推到诚信的风口浪尖上。
    杜长胜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杜存平中学毕业后就跟着他做生意,先是做水泥预制板,后开办起了挂面厂,因为质量好、信誉好,生意越做越大,又投资建起了永恒面粉厂。
  然而,新面粉厂启动建设9个月后,也就是在2010年10月23日,杜存平因为意外交通事故去世。不幸的事情在几个月后再度发生,2011年7月28日,杜存平的媳妇朱艳丽在县城又遇车祸身亡,当时面粉厂仅正式投产10多天,尚有330万元的债务。
  儿媳朱艳丽去世后,找杜长胜打听还钱的人陆续来了。面对330多万元的巨款,杜长胜一下子懵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自己年龄大了,孩子们也都成家立业了,这些年对于他们的事情,我根本不过问。”杜长胜说,那时,自己真想一死了之,但看着大儿子和儿媳妇留下的两个尚未成年的孙子、孙女,想着一直讲诚信的儿子、媳妇,他还是强忍着悲伤坚持了下来。 
  这时候,有人劝杜长胜,“钱是你儿子借的不假,但人都已经不在了,你个老头子认什么账啊!再说了,你也还不起啊,还有你都70多岁的人了,拖拖就过去了,谁会为难你这样的老人?到法院也会照顾你的。”有人给他支招。也有人说:“现在借钱跑路的人多了,人死账烂,还什么啊?” 
  杜长胜也曾动摇过,330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字啊,自己又这么大了,能活几天,还挣那口气干什么?可看到债主那急切甚至有些绝望的眼神,他心软了:“借钱给儿子的人都是我们的恩人啊,他们的钱也是一个一个的血汗钱,哪能就这样坑了人家。”“人活一辈子,钱算个什么,儿子不在了,不能给他留骂名。”杜长胜坚定了还钱的信心。
    接下来,杜长胜做了一件令大家意外的事情。所有向他打听过还钱事情的人,他都一一给他们打电话通知,“来吧,拿着借条来,我儿子不在了,账我老头子认了,我给你们重新打借条。”
  在梁集镇开酒店的姜兆庆就是其中一个接到电话的。“说实话,有些意外,老人家能承担这些。”姜兆庆说,他当时借给杜存平8万元。消息传开了,拿着借条的人都来了,杜长胜都重新给打上借条,签上自己的名字。“请大家放心,我就是砸锅卖铁,卖血卖肾也会还大家钱的。”在这期间,有一户债权人之前借给杜长胜大儿媳妇一万元钱,但没有欠条,杜长胜也只是听儿媳妇随口说过一句。“当对方提起此事时,我二话没说,当场承认。”杜长胜说,还有一户因为卖变压器而产生了十几万元的债务,尽管没有欠条,但他也认了。 
  杜辉借给了老人儿子12万,出了事之后,杜辉整个人都蒙了:“12万啊,要是没人认,可是血本无归啊。”心情一直忐忑不安的杜辉接到老人打来的电话,如同在梦中一样,他说:“我做梦都没想到这钱还能要回来!”
 
2.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儿子的债还了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儿子死亡后,其父母是法定遗产继承人,如果需要偿还债务的话,需要先剥离一部分老人的赡养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用,剩余财产用来偿还债务。 
  对杜长胜来说,儿子儿媳留下的厂房、住房、流动资金,都是遗产,在支付赡养费、抚养费后,应该用来还债。大儿媳妇的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拆迁补偿款属于老人的自有财产,都可以不用于偿还债务。这个时候,杜长胜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儿子的,哪个是自己的了,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砸锅卖铁还钱,不能让儿子、儿媳死后背骂名,更不让孙子在村里抬不起头,哪里还能考虑到自己。
  2013年初,杜长胜开了一次家庭会议,二儿子一家正在创业,手头也欠下不少钱,但支持他还债。其他人均没有异议,杜长胜决定“砸锅卖铁还债”。 
  为了尽快还清债务,杜长胜开始了一次次地奔走。工厂以160万元的低价变卖,城区的一套住房卖了35万元,大儿媳妇的死亡赔偿金32万元,自家拆迁补偿款80万元,以及手中的流动资金,还有老两口多年的私房钱也都拿了出来,全部用来还债。 
  2013年5月,村民杜辉分三次拿到了借给杜长胜儿子的12万钱,在梁集镇开酒店的姜兆庆也领到杜长胜还的8万元。到2013年底,330万元债务大多还清。
 
3.再苦再累,也要让孙子挺起腰杆
    债务是一座大山,压在杜长胜的身上。起初,他尝试着把投产不久的面粉厂运转起来。“如果一旦停了,原有的一些原料将要受损,机器也要受损,厂房同样要受损,这样面粉厂就更不值钱了!”杜长胜说,为了让面粉厂正常运转,他流着泪拼着命地干,装车、送货、卸货、跑销路。杜老汉当时已经74岁,干的全是重体力装卸活,50斤的面粉袋,每人一天要扛下近200袋。 
  “那段时间,他瘦得连路都走不动了,还得硬挺着干活。”杜长胜的老伴说起此事,也是泪流不止。“不忙不行,不忙哪来的钱还账!”杜长胜说,这样艰难的日子,直到面粉厂、机器等以低价出售出去后,债务还清了,才算结束。
  为了还债,省吃俭用是杜长胜生活的唯一标准。梁集村头一处简陋的板房,是老人现在的住所。身上一件黑色的棉服已经破旧不堪,伴随了老人数个严冬。煎饼、盐豆,基本是老人夫妻俩每顿的伙食。曾经温暖的家,变成了现在的板房,个中心酸谁人知!但杜长胜不后悔,在他看来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家没了不要紧,但良心不能丢。
    “再怎么困难,我们都咬牙挺过来了。账还清了,我们心里踏实了,死去的儿子、媳妇也不会落下骂名,孙子也能挺直腰杆做人了!”杜长胜老人用手抹了一把泪,伤感中带着几分自豪。因突遭变故而辍学在家的孙子、孙女,也在他的带领下渐渐地走出了迷茫。
 
4.感觉亏欠的是,没给他们付利息
    2013年底,330万元债务大多还清,可杜老汉还欠着20多万的利息钱。可是,让老汉感动的是,众多领到还款的债主,都主动表示不再要任何利息。 
  “我不是不想还利息,主要是我已经没有力量来还了,没办法承担。”杜长胜一脸愧疚的对债主说,“谁的钱都是流汗赚来的,都不容易。可惜我真的老了,干不动了,等孙子长大了,再报答你们吧。”
  让老杜想不到的是,没有一个人要利息。大儿子杜存平在借钱时,许诺给对方一分的利息,但还债那一天却没有人再提起。“都是邻居,他们家也不容易,只要能把本钱拿回来就行。看到白发苍苍的杜大爷,起早贪黑的赚钱还给我们,谁还忍心提利息的事,那样,我们还是人吗?”村民杜鹃说。梁集村村民姜兆庆也说:“老人确实不容易,当时有不少人认为,欠的钱是没指望了,但结果都还了。人死账没烂,就凭老人的这份诚信和信义,我也不能再要利息了。” 
  一句“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这些账还了”的承诺,见证了杜长胜老人身上宝贵的诚信品质。杜长胜老人古稀之年为子还债的事迹经央视、凤凰卫视、人民网、扬子晚报等媒体宣传报道后,感动了成千上万的人,点亮了人们心灵深处最圣洁的诚信之光,为后人写下了活的传奇,树立了光耀古今的丰碑。

相关文章